南樓 : 門對雲山不厭偏


  词: 对庐 赏读: 大地倚在河畔

  upload-images.jianshu.ioupload_images2629793-21a009befd156329.jpg

  upload-images.jianshu.ioupload_images2629793-41fce96cebeb6757.jpg

  upload-images.jianshu.ioupload_images2629793-d7c44c5e8b186903.jpg

   2019

  诗人对庐 1972 年从干校返广州后,住城北三元里,居所就在白云山南端走马岗畔某大院南楼。他在楼下的小开间一住就是 12 年。 这时他的创作进入新的繁盛期,还先后撰著和参与编辑多部文史书籍,又为海内外多家报刊撰写专栏。可以说诗人文字生涯更趋鼎盛的一个阶段是在这里度过的,因此自然就对“荆花深处” 的南楼有所感。《水龙吟 ? 三元里南楼》正是这一情感的咏唱

  粤北归来,住在这钟灵毓秀之地, 说起来白云山还是五岭的余脉噢!古时占者说这里有“偏霸之像”,多为误传矣。明永嘉侯朱亮祖在越秀山上建造镇海楼, 实在是威镇海疆,使广州城更加壮观!

  这时,诗人浮想联翩 : 2000多年前隐居山中的 “千岁翁” 安期生已经跨鹤飞仙踪迹全无, 空余当年曾在此采药济世的蒲涧廉泉;130 多年前三元里乡民抗击英军,飞柬传讯于各乡,鸣锣聚众于三元古庙前,那位乡村教师何玉成是一位书生,他衣袖一挥,与万千乡民一同振臂,人们舞动着作为武器的农具,群情激奋如雷霆万钧……

  诗人忽然笔锋一转:暂且莫要追寻这古往今来的事情吧,面对白云名山,你说古人与今人谁更羡妒谁呢?我在这里抬头可以仰望搏击长空的大鹏和鹫鸟,低头可以看到屋舍后的小园鸡鹜。在荆花深处绿树掩映的南楼, 浅斟樽酒, 以书为伴, 多么惬意!入夜时凉风骤起, 山间发出巨大的松涛舒卷之声,此乃风云际会吧!

  对庐此词意气飞扬踌躇志满而又安然淡定,一股清新雄健之气跃然纸上,当中隐约透着某种苏诗韵味。

  顺便述及,对庐所居南楼,前面不远就是古老的三元里村。那时的三元里,尽管四周工厂社区渐趋稠密,但整个环境仍然保有清幽的乡郊色彩。轻柔古朴的郊野风中,道路两旁稻田菜地依然翠绿,远近村屋依旧宁静。关于此处的生活,诗人还写有一阕 《鹧鸪天》: “门对云山不厌偏,荆花叶叶带芳鲜。逢春喜有三姝媚,近郭宁无一壑专。? ? 春泥下,夕阳边,惜花更结落花缘。年年岁岁花开落,但得花开莫问年。”? 那是数年后的事情了。

  树色南楼,门对云山不厌偏。

  ? ? ? ? ? ? ? ? ? ? ? ? ? ? ? ? ? (写于流花湖畔)

  upload-images.jianshu.ioupload_images2629793-6ba292387ad5a650.jpg

  ■ 见《对庐诗词集》(广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9月第1版)P.150 及《对庐诗文集》上册 (中山大学出版社2013年9月第1版) P.151

  ■ 题图照片系取南楼意象而非实景。词中所指南楼早已在变迁中拆除。

  upload-images.jianshu.ioupload_images2629793-ff65b94ca940e2ea.jpg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