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皇子看上她之后,不仅救她性命,还帮他挡掉所有追杀


  

  洛璃几次借口去百里烨那里下棋,都正好撞上轩辕珍,她心里也有些不悦,她对百里烨其实没有什么想法,主要是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黑衣人而已。

  可是轩辕珍这样日防夜防,不仅没法让她没有办法打探到消息,而且还极度拉仇恨,洛璃决定来点直接的。

  “洛琉……我的好姐姐,你就答应我吧……”洛璃此时正拽着洛琉的袖子撒娇卖萌,准备让洛琉和她一起去一趟烨王府。

  “……”洛琉看着挂在她手臂上,眨巴着水润的大眼睛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的洛璃有些无奈,不过心里又生出了一丝温暖,这就是亲情的感觉吗?

  洛琉最后还是跟着洛璃来了王府,洛璃的想法很简单,她以前看小说里面习武之人必有感应,洛琉对黑衣人的存在是有感知的,虽然没有办法凭借这一点找出黑衣人是谁。但是却可以确定百里烨是不是黑衣人。

  

  洛璃让洛琉隐藏了身形,却是一个人进了府中,不过意外的是连日来天天能见到的轩辕珍,今日却是没有看到。

  她嘴角不由得微勾,却是按着管家的指导在后院找到了百里烨。百里烨正在舞剑,清俊的身影像是一只孤高的鹤,起时,翩若轻云,落时,飘若飞雪。

  突然一道寒光闪过,只见百里烨的剑直冲她面门而来,她恍惚中感觉到自己一动,再睁开眼时,她已经在百里烨的身后,而眼前是洛琉和百里烨打的难分难舍的画面。

  她是让洛琉帮忙试探的,了没想过让洛琉受伤,此时看来明显是洛琉处在下风,甚至好几次百里烨的剑都险些划伤洛琉,洛璃忙上前喊停。

  “他就是黑衣人。”洛琉还在喘息却是靠在洛璃耳边轻声说道,她方才刻意下死手就是想逼出百里烨的真实气息。

  百里烨此时一看洛琉和洛璃的举动就知道,洛璃这丫头恐怕是试他来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刚才救下洛璃的第一剑太过着急直接暴露了他本身的气息,尽管他后面已经尽力掩饰,可是在高手眼中那一瞬已经足够,而洛琉恰好是这样一个高手。

  

  “烨王,你就是黑衣人吧。”洛璃回过头看着百里烨,说的是陈述句,她眼里的笃定已容不得百里烨辩驳。

  “是,那又如何?”百里烨知道已经无法隐瞒,那他干脆就不隐瞒。

  看着他平淡的样子,她不知为何原本找到真相的快感瞬间消失,她不由得反问自己,是啊,那又如何?

  她幸幸苦苦找了百里烨那么久,若是他想要和她相认,想告诉她,是他不停的在帮她的话,那他大可以直说,何必躲躲藏藏他不说自然有不说的理由。

  可是她大大咧咧的想尽一切办法,甚至厚着脸皮跟轩辕昊来他府上,求洛琉出手试探,甚至她自己当作诱饵,倘若刚才百里烨不出手,洛璃是必定会受伤的,因为洛琉是真的下了十成功力来攻击她的,可是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百里烨说得对,那又如何?即便知道了黑衣人就是百里烨,她也不能如何。洛璃一瞬间有些慌乱,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找到黑衣人,难道就为了问他为什么救她吗?

  洛璃的眼里一瞬间有了光彩,对啊,她找出黑衣人不就是为了表达谢意,还有想要知道他为什么屡次出手相救的吗?

  “百里烨,谢谢你。”洛璃看着百里烨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知道我既没有你有钱,也没有你有势,更没有你武功高强,所以你或许都不会有让我感谢你的机会,但是我想告诉你,倘若有一天,你需要我的帮助,我都会第一时间站在你的身边,和你一起扛。”

  百里烨看着认真的洛璃,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底却有一丝暖意在蔓延,自从他做到现在的位置,所有人都敬畏着他,倚仗着他,他就是他们的天,他们需要依靠的人,所以不论他有多累,有多想放弃,他都必须挺直腰脊。

  可是眼前这个女孩却是跟他说,愿意第一时间站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扛,哪怕她没有宽厚的肩膀。

  

  百里烨眼神略有柔和,可是表面上却是依旧冰冷,“不必了,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洛小姐不必放在心上。”

  洛璃涩然一笑,果然她还是太弱了,看来她还不够资格回报百里烨,那又如何?人总是在一点一点变强的不是吗?

  “只是,烨王可否告诉洛璃,你为何要救我?”洛璃看着百里烨的眼睛,仿佛要望进他的心里。

  “没有为什么?”百里烨却是收回了目光,将剑向远处一掷,却是整好落入了他插在树上的剑鞘中。

提醒我,然后还顺手帮我解决了一堆来府上的黑衣人?”

  

  洛璃的表现有一丝咄咄逼人,这样明明知道是谁救了你,可你却不知道他为何要救你的感觉太过难受。

  就像是你明明知道一款蛋糕很好吃,可是你却不知道蛋糕能不能吃,而对于现在的洛璃而言,百里烨就是那块蛋糕。

  百里烨看着快要暴走了的洛璃漠然无语,他承认她很敏感,向是可以洞穿人的心灵,洛璃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她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所以才会表现的这么咄咄逼人,甚至有些无理。

  可是他不想让她知道他为什么要救她,百里烨拿了剑,却是直接掠上房梁,“时机成熟我自会告诉你。”

  洛璃看着逃避的百里烨,默默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转身问从刚才起就一直在装雕像的洛琉,“姐,我刚才的样子很可怕吗?”

  洛琉看着洛璃一脸失落的脸,不忍打击,吞吞吐吐的说道,“还……还行,也不是那么……可怕。”

  

  其实她想说的是洛璃刚才就像是一个被抛弃了的怨妇,知道的人知道洛璃是在问理由,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她是在控诉百里烨抛妻弃子……

  洛璃看着洛琉一脸勉强的样子挥了挥手,这安慰和没安慰也没什么两样,她内心有一个小人正在仰天长啸,百里烨的颜值怎么看都是一枚男神啊,她的形象……

  不过洛璃心里却有一丝不安的感觉,就如同她直觉百里烨就是黑衣人一样,她也有一种直觉,她很想知道百里烨到底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她,她真的很在意这件事。

  不过百里烨那种我不需要你任何报答,因为你也没什么可以报答的神情是怎么回事啊喂!看来她打算安安静静当一个米虫,然后找到回去的方法,就回去的念头恐怕要放一放了。

  许下了海口,总不能万一百里烨真的有需要她帮忙的事的时候却没有一丝办法吧?

  往常清净的烨王府,今日却是有几分聒噪,府中所有下人都聚成一团,中间包围的正是洛璃和洛琉两人。

  

  “洛小姐真是好人,要不是洛小姐恐怕我们这一辈子都看不到这么新奇的玩意呢,简直像是能飞起来一样。”

  “那可不是,这洛府商城的东西如今可是千金难求,我前些日子还听林尚书的家仆说林尚书想求一双这样的鞋都求而不得呢,我们要不是洛小姐带来给开开眼界,恐怕这辈子都没机会见呢。”

  “大叔大娘们过誉了,这不过是洛璃的一点点心意。”洛璃柔柔的笑着,却是让烨王府中的下人对她的映像更好了,连管家大爷都是赞不绝口。

  这可不是洛璃第一次带新鲜玩意过来了,这一次洛璃带的又是洛府商城才刚刚出的滑轮飞鞋,许多达官贵人都没能见过,他们能一睹为快,当然对洛璃更加欢喜。

  洛璃给送这些东西当然不是白送的,现在洛璃进烨王府甚至比进洛府还要自在,府里的下人不仅不阻拦,甚至还主动带她去找百里烨。

  

  这无疑给洛璃增加了很多问百里烨原因的机会,想必十次来找百里烨九次都要失望而归的轩辕珍,洛璃上下打点这一招,用得不可谓不妙。

  “王爷,她这样收买府里的人,你不管吗?”青木有些意外,王爷是不是对这个女人太过纵容了?

  百里烨负手而立,透过楼阁的眼神,恰好落在门口正在派发小礼物的洛璃身上。

  “为什么要管呢?”百里烨轻声反问,却是没让青木听到。

  为什么要管呢?她给府里的人送礼物,所以得知了他的行踪,见面的机会不就更多了不是吗?

  百里烨无声的勾了勾嘴唇,心里却浮现了每次她一脸奸计得逞一般的狡黠……

达到当天最大量